MKT

我们继续奋力前行 逆水行舟 被不断地向后推 直至回到往昔岁月

613贺文
图个乐吧
毕竟今天是个好日子

主溶镇   隐to德
因为和前篇连着所以想了想还是加了一个tag
不妥删

六一贺文 是张长图 祝大家阅读愉快!

第二次搞事情

“我想要吃掉你的胰脏。”

金在德在图书馆,正漫不经心地翻着手上的书,突然说了这样的一句话。

安胜浩本不想理会的,可此时到了闭馆时间的图书馆只有他们两个人,很明显,这句话是冲着他说的。若是自言自语,在这种环境下,也为免太惊悚了些。

还是回应一下吧。

“你什么时候变成食人族了?”安胜浩专注于手头上图书管理员的工作,连目光都没有转向金在德那边。

金在德把手上的书放回原位,蹦蹦跳跳的来到安胜浩身边,开始手舞足蹈,兴高采烈的解释。

“不知道吗?我昨天在电视上看到了,以前的人如果哪里身体不好,就会吃动物相对应的部分。”

“所以呢?”安胜浩还是没有看金在德一眼。

“心脏不好就吃心脏,肝不好就吃肝,肺不好就要吃肺,好像这样就可以把病治好的样子,所以,我就要吃掉你的胰脏。”

“这个你,难道指的就是我吗?”

金在德开始吃吃的笑,暂时离开了安胜浩身边,换了个书架开始帮忙,

“要不然还有谁呢?”

“那你可饶了我吧,我小小的身体并不能承受帮你恢复健康这么大的责任。”

“这样下去我会压力过大的,还是去找别人吧。”

“要去找谁?总不能去吃家人吧。”金在德又开始呵呵的笑,他的笑总是给人一种很精神的感觉,在寂静的图书馆里,有点太闹腾了,安胜浩心里想,我可是在认真的工作,真希望他能向我看齐。

“所以只能拜托你这个‘唯一知道秘密的同学’啦。”金在德又开口。

“你就没有考虑过我也是需要胰脏的吗?”

“诶?对哦,不过,反正你也不知道胰脏是做什么用的。”

“我知道喔。”安胜浩回应道。他之前确实查过这个不为人知的小器官,当然,也是为了金在德。

他听见金在德的脚步声慢慢靠近自己,最后停了下来,安胜浩努力将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面前一排排的书上,只是匆匆的暼了一眼来者。

金在德的脸上挂着一个大大的微笑,眼睛眯了起来,弯弯的,很好看,大概是很高兴吧,安胜浩想,这样的金在德完全不像是一个即将要死掉的人。

“难道你查过了?”

金在德的声音清亮有力,问的问题也很是咄咄逼人,安胜浩没办法只好回答,

“胰脏是用来调整消化和能量的产生。比方说,生产胰岛素将酶转化成能量。要是没有胰脏,人就无法得到能量而死亡,所以抱歉,我没法请你吃我的胰脏。”

安胜浩一口气说完,继续做事,金在德哇哈哈哈哈地大笑,安胜浩以为自己的笑话很高明,紧接着发现事情并不是这样。

“原来知道秘密的同学还是对我有兴趣的呢。”

“身边有一位罹患重病不久将要死去的同学当然有趣了。”

“我指的是对我这个人呢?”

“……不好说。”明明还不到炎热的夏季,安胜浩还是出了一身的汗。我只是关心患病的同班同学罢了,安胜浩自我暗示。

两人又开始沉默的工作,互不干扰。

结束后,相互告别,一个向左一个向右,各自走向回家的路。



安胜浩与金在德是同班同学,一开始,安胜浩就因为沉闷不善于人交谈在班级里格格不入,而金在德,如同交际花一般的存在,下课桌子旁总是围着男生女生探讨着各种有意思的话题,显然是班级里最热闹的地方,一般这时,安胜浩总是拿着本书在读。

两个人似乎并没有交集。

这天,安胜浩请了假去医院做检查,等候报告时,一个被遗落的黄色本子静静地躺在地上。

安胜浩捡了起来,“共病文库”四个字出现在封皮上。

【我生病了,是胰脏方面的病,医生说我只剩1年可活。】

【我决定把这一年的每一天都记录下来。】

【只有我和我的家人知道这本共病文库的存在。】

【我死了以后,希望有人可以通过它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第一页只有这几句话,安胜浩继续翻了下去,里面就是一些很日常的东西,有时候长长的一段,有时候只是一句无事便结束。不知不觉,安胜浩就陷了进去。

“这个东西是我的。”

安胜浩抬起头,看到一张十分熟悉的脸。

“抱歉,我不是故意要看的。”安胜浩有些慌乱,金在德还是保持着大大的微笑。

“怎么样?吓到了吧。”

“你怎么会来医院呀?”

“哦对,你前几天做了阑尾手术,座位都是空的。”

“今天是来复检的?”

“很巧,我也是。我的胰脏不能用了,估计活不久了,所以要常来检查。”

全程金在德都保持着良好的劲头侃侃而谈,安胜浩在一旁嗯嗯啊啊的应和,并没有什么不适,听到这一句时,很是惊讶。

他抬头仔细观察金在德,发现金在德还是如平日里一样连眼角都带着笑,一点儿都不像患了病的人。

“这么惊讶做什么?你看了共病文库了吧?”金在德的话语十分轻松,像是在推销他的小说。

“你,是在开玩笑吧?”

金在德噗嗤笑出声,尽管安胜浩认为这没什么好笑的,“这种事有什么好开玩笑的?你现在是同班同学里唯一一个知道的,记得要给我保密喔。”金在德眨了眨眼,带着笑声离开。

安胜浩暗自松了口气,照这样,以后大概不会再有交集了吧。他甩了甩头,希望忘记刚刚发生的一切。





然而安胜浩错了,第二天,金在德就通过了实习图书管理员的面试,开始了在安胜浩身边打打下手的工作。





“金在德同学,你放错了。”

安胜浩的好心提醒没有得到回应。

“这本书属于现代文学,不是科学技术。”

金在德一贯有自信的声音传来,“这样不是更有趣吗?苦苦寻觅的书,突然被找到,像宝藏一样。”

安胜浩不解,试图讲道理,“你想,比起在外面漂泊,书都能回到自己家不是很好吗?”

“一本书如果知道自己在别人心中这么重要,值得被仔细寻找,几番努力后,终于被找到,于书于读者,这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事情,难道不更值得高兴吗?”

安胜浩没的回答,交流再一次终止。遇上这样的谈话,金在德神奇的理论总会让他哑口无言,不知不觉就接受了新的观点。

那次以后,金在德来图书馆的频率明显上升,虽说是职责需要,但比起安胜浩每天的风雨无阻,金在德总是有些校外活动,所以能和安胜浩一起工作的时间并不多,只能挤出时间来帮帮忙,闲下来的时候自己找本书在旁边待着,这么一算,一个星期,能有4,5天能见到面。

“其实你不用这样子看着我的。”安胜浩说,“我不会把你的事情说出去的。反正……我也没人可以说。”

“帮助他人的同学又这么说了,我完全是因为这份工作有趣才来的。”

“可是你很快就要死了,应该做些更有意义的事情。”

“那么安胜浩同学觉得什么事情最有意义?”

“把想去的地方去一遍,谈一场恋爱,处理好遗物,这些都很重要。”

“可是,这些事情为什么你现在不做呢?”

“因为…”安胜浩答不上来。

金在德接过话头:“每个人的生命都是未知的,在我看来,我们两能活的时间并没有差距,也许明天,我就会被杀人犯杀死,你后天就会遭遇车祸,我的病,也只是在不同的未知里多了一种可能性。”

安胜浩点了点头,金在德继续说着:“所以,只有把每一天当做最后一天来过,这样的日子才最有意义。”这话说的一点儿都没错,安胜浩想。

“你觉得我说的对吗。”

“对。”

“那么明天早上8点,我在市中心车站等你。”

金在德说着,语气里有着恶作剧得逞的得意。他提前离开,容不得安胜浩拒绝。









第二天,安胜浩鬼使神差的去了约定地点,金在德还没到,他坐在长椅上捧了本书在读。

“哈!善解人意的同学,你真的来了。”

安胜浩听到声音站起身,金在德带着大大的微笑看着他。

金在德今天穿的很清爽,一件T恤和一条五分裤,单肩背了个包,看上去阳光又健康。不像是生了病的人,安胜浩这么想。

“我们要去哪里?”

金在德从包中翻翻找找,掏出了一张揉的烂烂的海报,举到安胜浩眼前。

“我们第一站去吃胰脏,哐哐哐!”

“你真的相信那个说法吗?”

“真的到我这个情况,什么都信,什么都不信,哈哈,”金在德催促着安胜浩,“快点啦。”

两人疯了一天,吃了玩,玩了吃,金在德似乎一直都是兴致高昂的,安胜浩跟着他,走走停停,差点逛遍了城市的每条街,到结束的时候,早已经是夕阳西下。

金在德累的气喘吁吁,安胜浩也就比他好上那么一点儿。

“那么,你明天来学校吗?”

金在德认真的想了想,斟酌着开口:“明天吗?我不知道诶,估计还要做几项检查吧。”

“哦。”

“怎么了?知道秘密的同学?”

“没什么。”

“要和别人好好相处啊,善解人意的同学。”

“没用的,没有人愿意和我这样的人交往。”

“又这么说了安胜浩同学,每个人都要有主动的一步啊。”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你这可是算是答应我了,要说到做到。”

“知道了知道了。”

直到有了这个回答,金在德才放安胜浩回去。两人还在临别时交换了手机号码。

【再见!】

【再见。】





傍晚,安胜浩在家里看书,手机突然响起。他并没有受到惊吓,不急不慢地接起,

“请问,是安胜浩同学吗?”

“是我,有什么事吗?”

“我是金在德。”

“我知道。”

“我想告诉你,我度过了很愉快的一天。”

“……就因为这个打电话吗?”

“嗯,是的。”

“好吧……我也度过了很愉快的一天。”

“真的吗?我要把今天记录在共病文库上。”

“啊?喂!不要把我的名字写上去呀。”

“诶?可我已经写上了。”

“……”

“没关系,我会一个一个把你名字涂掉的。”

“……那,谢谢了。”

对面没有了声音,安胜浩觉得自己不应该直接挂断,

“那个……还有事吗?”

“暂时想不到了哈哈。”

“那就挂电话吧。”

“好吧。”

“晚安!”

“晚安!”






金在德真的没有来学校。安胜浩习以为常的待在自己的角落,做一个透明的人。

“安胜浩同学!”久违的听到有人在叫他。安胜浩抬头,是同班的张水院。

“听说你很会唱歌,想参加我们班的艺术节活动吗?”

安胜浩愣住了,参加……艺术节?这种集体活动好像从来没有参加过。

他看着张水院的神情,并不像是在开玩笑。同班同学听了,也纷纷附和,

“真的吗?胜浩同学会唱歌吗?”

“不知道呢,从来没听过。”

“要是参加就好了,好期待。”

安胜浩显然没有受过这样的关注,十分堂皇。匆匆应了下来,不作言语。

这样受瞩目的日子过了几天也不见热情消散,大家都俨然将安胜浩当做一个新朋友来对待,安胜浩却一直以一种疏离的状态去面对,整件事都太让人疑惑了,常年待在龟壳里的人与其说是惊喜,不如是惊吓。







【今天来看看我?】一条短信在上课时嗖地飞来。这种语气,这个时间,除了某人,还能有谁。

【今天吗?图书馆有工作。】

【可以结束了再来嘛。】

【那会不会太晚了。】

“安胜浩!”老师暴怒的声音传来,安胜浩赶忙收起手机认真听讲,心却不在课本上密密麻麻的字上了。

直到下课铃响起的时候,安胜浩才赶忙拿起手机看。

【不晚不晚,正好一起吃晚饭。】

【病号餐一个人吃太凄凉了。】

【???人呢】

【啊,你不会在上课吧kk 对不起对不起。】

【所以你会来的对吧?】

【不管了,我就当你来了。】

安胜浩觉得好玩想笑,于是咧了嘴角。

【知道了,我会来的。】

对面秒回。

【好的,中心医院807,等你哟。】

安胜浩不急不慢结束了工作才去了医院,路上想了想买了两份饭带去。

进了病房,发现被邀请的不仅仅是他一个人。

殷志源,姜成勋,李宰镇,张水院,都是金在德的朋友。

进门时,五道目光同时打到他的身上,安胜浩不知所措,虽然都是同班同学,平日里的交流却少的可怜。

“看,我就说只有安胜浩同学会给我带饭。”金在德像是得了什么的大奖的一样炫耀。

“你一个阑尾炎手术才结束能吃什么东西?”殷志源敲了下金在德的脑袋。

阑尾炎?安胜浩疑惑地看向金在德,对方笑着眨眨眼。

“胜浩同学,来这里坐吧。”姜成勋招呼安胜浩坐下。

安胜浩拎着手里的两份饭找了个边角。李宰镇似看不看地往安胜浩那儿瞥了一下。

“安胜浩,今年艺术节就拜托你和宰镇了。”张水院开口。

“艺术节?什么时候的事?”金在德立马来了精神。

“不给去。”殷志源适时的“提醒”。

“哇,为什么呀,每次我们班都要靠我一举获胜的。”

“你要养病啊。”李宰镇悠悠地说。金在德撇了撇嘴。

“哼哼,而且这次是唱歌主题的,你确定吗?”殷志源这句话一落,全场开始爆笑。

安胜浩不明所以,也跟着笑。

“胜浩同学你听过在德唱歌吗?”

“没,好像没有。”

“哈哈哈那你一定要找个机会听一听。”

“啊?”安胜浩又下意识地找金在德的眼神,发现金在德直接拿被子裹住头,鸵鸟样拒绝加入这场谈话。








嬉嬉闹闹了很久,大家陆陆续续散了,最后只剩下金在德和安胜浩。

“你父母还不来吗?”

“他们还要工作,你再陪我一会儿。”

“好。”

很长时间的沉默,金在德在努力地吃着之前殷志源他们带来的水果。

“你不用回家的吗?”金在德嘴里有水果含含糊糊地发问。

“不是你叫我陪你一会儿的吗?”

金在德显然没得到想要的答案,又问了一遍,“所以你不用回家吗?”

“我爸妈也要工作。”说完,两人对视一笑,像两个暗地接头的卧底。

金在德把水果包在腮帮子里,活像一个松鼠,好不容易咽下去了,又向安胜浩伸出手:“给我吧。”

安胜浩一愣:“什么?”

“饭啊。”

“什么意思?”

“你带了什么来呀?”

“胰脏。”

“拿来呀?不是给我的嘛?”

“你要干嘛?”

“吃啊。”

安胜浩皱眉:“都凉了。”

“没关系的,他们带的不够吃,都是水果,哪里抵饱。”

“哦。”安胜浩想了想,“我帮你热一热去。”

“快点啊。”

“知道了!”





安胜浩走出病房。看到了放在病房门口的药柜。

金在德的名字下有着数不清的药罐子,各种颜色,越鲜艳的蘑菇越有毒,安胜浩莫名想到了这句话,觉得有些透不过气。

金在德在吃完一顿热饭后就把安胜浩赶走了,美名其曰自己要静养。

刚刚那么多人,静养什么啦?

安胜浩走在回家的路上,天已经漆黑,一个人久违的感到孤独,晚风吹在身上有股凉意,找寻各个缝隙去接触他的身体,阴森,他加速了前进的脚步,果然,即使是像他一样阴郁的人,还是会去本能的向往阳光啊。







之后几天,安胜浩在班里渐渐有了存在感,殷志源他们都会有意无意地带着他一起活动,突然被班上最活跃的团体接纳,安胜浩从开始的不适应,到后来坦然接受,一切都波澜不惊地度过,加上金在德时不时的探病邀请,日子逐渐变得充实。


这天,安胜浩和李宰镇在进行着艺术节节目的排练。

【我明天可以来上课了。】

【哦。】

【就只是 哦 吗?】

【恭喜你。】

【你今天来给我补补课吧,旷课这么久什么都不记得了。】

【好。】

“在德?”

安胜浩从手机屏幕里回神。

“嗯?哦,对。”

他对上了宰镇的目光。

“他说什么?”

“让我帮他把图书管理员的工作做了。”

李宰镇露出了不解的神情。

“就这样?”

“就这样。”

“我觉得那小子最近在瞒着我们什么,”李宰镇说,“或许你知道吗?”目光开始变得犀利。

“啊?什么?”安胜浩对突然的发问显然措手不及,“没有,我不知道。”

“哦。那你们在哪里见到的?之前你并不是和我们一起的。”

之前我和谁也没一起啊。安胜浩在心里默默回答。刚要吐出口的医院被死死的咽了下去,

“在德也是图书管理员,我们是一起工作的关系。”

“原来是这样……”李宰镇点了点头,“再练一遍吧。”

“好。”






安胜浩结束了练习便来到了医院,在德换了病房显然忘记告诉他了,安胜浩问了护士站,才找到了他的房间。

他听见了哭声。

病房里只有一个人。

安胜浩悄悄地在门外看着。

金在德在哭,不是那种撕心裂肺的嚎啕大哭,而是身体发颤,想极力忍住却失败了的那种哭泣,呜咽着,像一只孤独的小兽。

安胜浩想了想,敲了几下门。

金在德赶忙躲进被子里,闷闷的来一句,“请进。”

安胜浩这才入内。

“你怎么在被子里?”

“刚治疗完,太丑了。”

“都是男的,怎么在意这种事?”

“我自我要求高,见谁都要是最帅气的。”

明明很欢快的回答,听上去却异常的心酸。

“那你现在可以出来了,在这里,你是最帅的。”

金在德这才磨磨蹭蹭地探出身,安胜浩看着炸成一团的头毛,忍不住揉了揉。

“果然,知道秘密的同学还是对我有兴趣的嘛。”

“我,我才没有。”

“哈哈。好吧。”

安胜浩拿出课本开始给金在德补习,结束时天色已经不早。

“这周末要不要出去玩?”

“去哪里?”

“江边吧,很久没去了。”

“你可以出院了吗?”

“现在这样子,在不在医院都一样。”

“好吧,老地方见。”

“老地方见。”






然而金在德第二天并没有出现在教室里,安胜浩也毫不意外,毕竟以金在德的身体,不确定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他甚至怀疑江边之约也不大可能实现。






到了周末,金在德终于裹了一套羽绒服出现,明明天气越来越热,却穿的越来越多。现在的他双颊瘦到凹陷下去,已经有了病重的样子。

安胜浩没想到病情会如此快地加重。

安胜浩也没有想到病情加重至此金在德还是来见他。

今天的金在德一反常态,他并没有用自己特有的笑容去企图感染身边的一切,而是面无表情地站着,眼里看不出喜怒。

两个人在不停的往前走,谁也没有先开腔。

直到金在德走累了,才停下来。

“真好啊,好想下次还可以这么走。”

“你在说什么,好像自己以后再也走不了一样?”

没有回答。安胜浩突然感到有一种窒息感席卷而来。

“你,你不会死吧?”

“你在说什么呢,胜浩同学,每个人都会死的。”

安胜浩觉得无力感越来越强大。

“我不是这个意思!”他猛然放大音量,引来了路人的旁观,金在德急忙示意他放低音量。

“我不是这个意思,”这次的声音正常了许多,“你的病……”

金在德听懂后笑了笑,“不会的,没那么快啦。”

“那就好。”

金在德听后不可思议地睁大双眼,“安胜浩,你现在想让我活着吗?”

“……非常想。”

像这样坦率的回答在安胜浩身上并不多见,金在德十分的高兴,掩不住的兴奋促使他一下子抱住了安胜浩。

两个男人在街上搂抱的样子着实有些稀奇,可现在他们两没有一个会在意这些事。

“其实,我知道。班里的事情都是你让你的朋友来帮我的。”

金在德没有听懂,“你说什么?”

“就是,同学们,突然间,来找我。”

“这样不好吗?”

“所以我要感谢你,都是你的功劳。”

“胜浩同学,”金在德松开手,恢复了开朗的模样,真好,“那要感谢你自己呀,别人找你玩是说明别人喜欢你,和我有什么关系?”

“总之,就这样了。谢谢你,把我拉入这个圈子。”

金在德咯咯笑了起来:“怎么无论怎么说你都不信呢?我对你真的这么重要吗?”

“……嗯。非常重要。”安胜浩久违的想说真话,即使会让意思变得有些怪,巧的是金在德完全不在意这点。

“那我真是太感动了。”金在德又一次紧紧抱住安胜浩。








金在德最近找安胜浩的频率越来越小,班主任也正式宣布金在德已经退学,一切发展的太快,安胜浩心里不安,发短信通知了金在德自己会去找他。

【那你直接到我家吧,地址是xxxx】

【好。】

安胜浩到了的时候,金在德在自己家的大门口等他。

现在的金在德已经瘦的脱形,像是只有一把骨头。

“你,还好吧。”

“我也不知道呢。”

“这样啊……”

“最近学校怎么样。”

“很好,大家都在谈论你。你的朋友们也很想你。”

“这样啊。”

“大家都知道你的病情了。”

“嗯。”

“他们都挺遗憾的。”

“你呢?”

“我?”

“你怎么想的呢?”

安胜浩对上了清澈的眸子,一时语塞。

“如果当事人都不表现出悲伤的话,他人的悲伤我觉得都是无用而且多此一举的。”

“胜浩同学可真了不起啊!”金在德说着,“都能知道我在想些什么。”

安胜浩有些得意。

“可是,胜浩同学,如果我说,我其实很害怕死,你会怎么做呢?”

如同被电打了一般立在那里无话可说,安胜浩的思绪因为这一句话而开始涣散,他想起了药柜里数不清的彩色药丸,想起了病床上无力的哭泣,想起了厚厚的羽绒服,甚至想起了那套生死论。身边的一切都安静下来,空气里带着苦涩,金在德的一番话勾起了安胜浩心中最隐秘的无奈心酸。

“……我不知道。”

“如果我说,我想要活下去,我想要好好的活着。”金在德的声音带上不易察觉的哭腔。

“我希望我死以后你能吃掉我的胰脏。”

“你说什么?”

“我希望,我死之后,你能吃掉我的胰脏,让我依附在你的身体里,继续活着。”金在德平静地说出这句话,“这是我对你最大的信任,也是我给予过别人的最大的信任。”金在德的语气十分认真,“所以,我希望你能认真考虑这件事。”

安胜浩被震惊地说不出话,金在德执着的目光就紧盯着他,安胜浩逃似的走开了。





接着几天,安胜浩都不敢去主动找金在德,直到姜成勋给他看了一则广告。

原来,快到日本的樱花季了。

他想起金在德说的话,应该是很喜欢旅行的人吧,安胜浩想和他再出去一次。

时隔多日,只是问了问意见,便得到了如以前一样的秒回

【没问题。】




他们动身了,安胜浩在老地方等着金在德。

【出来了吗?】

【没呢。】

【怎么这么久啊?】

【难得出门,我要好好打扮一番。】

【你一个男的要这么麻烦!】

【我说了,我要做全宇宙最帅的,你可以先开始夸我了。】

安胜浩看了,真的放下手机,开始思考该怎么夸金在德。

他值得称赞的地方实在太多了,一部手机是远远装不下的。

与他相遇,真的学到了很多。

这样短信聊天也是他教的,第一次知道和别人聊天的乐趣,第一次为了得到有趣的回答而回复。

话说回来。

他了不起的地方是个性的魅力,跟他还能活多长没有关系。

他一定一直都是这样的人,当然思想会慢慢成型,词汇会渐渐丰富,但基础一定和他即将死去没有关系。



他这个人本身就很厉害,这点一直很了不起。

每次从他那里学到些什么,都会觉得他了不起,是和我完全不一样的人。懦弱的我只会把自己封闭起来,而他却能坦然说出我无法说出的话,做出我无法做出的事。

安胜浩拿起手机,

他真的很厉害。

我一直这么觉得,但却一直无法以明确的言辞表达。

虽然如此,那是我就明白了。

他教会了我生存意义的那个时候。

我的心,就被他填满了。


我对他……

其实,我想成为你。

成为能认可别人的人,成为能被别人认可的人,成为能爱别人的人,成为能被别人爱的人。

我要怎样成为你呢?

我要怎样才能成为你呢?

我要怎样?

我突然发现有确切表达这意思的惯用句




【我想要成为你。】

安胜浩输入这段文字,又立刻删除,这不够有趣,这不够有趣让金在德感到高兴。

安胜浩开始搜寻记忆的角落,或许是中央也未知,一句话浮现了。

安胜浩找到了那句话,非常高兴,甚至,非常得意。

送给金在德的言辞没有比这句话更好的了。

安胜浩全心全意传了短信给他。

他说……


【我想要吃掉你的胰脏。】



安胜浩将手机放回桌上,满心欢喜地期待金在德的回信。几个月前的他,绝对不会这么做。

安胜浩一直等着。

一直等着。

一直

等着




他等不到了。

金在德在赶来的途中被流亡在这一带的连环杀人犯乱刀捅死。

金在德说对了,没有一个人知道自己何时会面对死亡。

曾经的安胜浩,几个月前的安胜浩,都是不屑一顾。

可是,现在,他懂了,以另一种方式懂了。

现在的他

知晓了一切

却泣不成声。




金在德

谢谢你





我想要吃掉你的胰脏














带着人皮面具生活能使很多事情变得简单

无声告白的(伪)读后感?

无声告白
真的特别精彩 其实不是一眼相中后就迫不及待的买了开始读的那种书 在我的kindle里过了大概有一个月的样子?在一天手机惨遭没电的月黑风高的傍晚 才打开了沾上了灰尘的小东西 结果仅仅是第一章就沦陷了
我们都太古怪了
身上好像并没有自己的理想抱负 我还记得小时候大人问我们长大想做什么 当时我每次的回答都不相同 大概就那时候就养成了见人瞎说的破习惯 结果闹的父母也很奇怪 也在不停的问 我当时有没有正经回答他们也记不太清了
结果就开始上学 幼儿园 小学 初中 到现在 因为不想上高中 而随意选择了一所学校 连专业都不是自己挑的(⊙_⊙)
说明接下来是叨逼逼?
算是不知好歹了
我挺能理解女主妈妈的 或者说就是女主?因为自己的医生梦被不同的挫折毁的一塌糊涂 所以还想着把希望寄托给女儿 不停的补课 学超前的东西 结果和全家人的关系都变得很耐人寻味(?)当然 最后把女儿逼死了 其实是不是逼死也不确定 最后好像是女儿一只旱鸭子要从湖中心游回岸边想为了以后重新开始 结果没成功 淹死了 (´・_・`)作者可能想的更有深意 然而我没有领悟到 真是罪过……不过我觉得女主妈妈这么做全家人还是把她当做小公举绝对是心里有愧疚感啊 毕竟妈妈突然离家出走 几个月后又回来了 这换谁不激动 女主也是这时候开始迁就妈妈这个大boss的 有点可怜
未来会怎么样
我怎么知道?(._.)一个开放式的结局总让我觉得最后女主妈妈会亡羊补牢把爱放到小女儿身上 让她选择自己的路 什么都不管 最终小女儿成了一个完美的背景板!完美的暗中窥视者!小女儿太向往父母的关心了!出生以来到姐姐去世之前 在家里都没什么存在感 连哈利波特好歹也会被关注一下好嘛 她的存在感真的让我觉得不像是亲生的孩子 擅长藏身于各种偏僻的角落偷听 喜欢捡家人不要的东西作为纪念 明明是四个人的场景可她最后才被发现“哇!这里还有个人!” 所以他才是知道整个事件来龙去脉的人根本没有任何违和?因为他永远在被忽视 看到了很多别人察觉不到的东西 当然 这一定程度也合了她父亲的意 融入大环境?(可以 融入得很透彻)
诶嘛心中的小鹿要蹦死了
全文最苏的 杰克 没有之一 和哥哥太配了好嘛 看到舔水珠那段要疯 作为腐女还有这样的福利?(●°u°●)​ 」上一次这样隐忍又很想主动凑上前去的感觉大概就是 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 了吧 虽然不可置否女孩子的死和他们两都有关系 可是 这并不是在追究到底是谁的责任(猛然想起鲁迅先生笔下的吃人的封建礼教是什么鬼啦(⊙_⊙))其实说到底这种从小到大担在肩上的压力也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消退的了的 她哥哥的离开只是推波助澜 一直以为想追我的哥们原来暗恋的偏偏是和他看不对眼的我的哥哥也是一个打击
当女孩子认为自己可以理清一切通过尝试着游泳(或者就是自杀?)重新再来的时候 她失败了 被淹死了
结局很悲伤
但是杰克和哥哥真的在一起了
不知道怎么结尾
大半夜的感性(胡扯)
就这样匆匆结束吧

其实还是很希望有人可以和我唠唠嗑的
一点点的社交恐惧 但保证不会咬人⁄(⁄ ⁄ ⁄ω⁄ ⁄ ⁄)⁄



???圈内智商最高的迷弟终于出现了!

回来了 总算是回来了 下周要有大事情 毕竟Mickey是越狱 怎么想怎么帅